香港六合彩蓝月亮心水论坛|六合彩高手彩坛
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牧羊女

甘孜日报    2019年03月15日

      ◎杨俊富

      顺着弯溜溜的山路,她将一群羊赶上后山坡,任其自由散漫地啃吃满坡青嫩野草,自己却独自爬上坡顶,坐在一砣突兀的大麻石上,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,专心致志地看起来。

      这个位置极佳,可以一览无余地看清整个山坡羊群活动的情形,又可以看到山坳处的?#20197;骸?#24403;炊烟像一根灰色柱子,捅向瓦蓝的天空时,她知道母?#33258;?#20570;饭了,不一会?#31361;嵊心?#20146;吆喝吃饭的声音在山湾里长久回荡。她?#19981;?#21548;这样的吆喝,这是特有的一种家的温馨。

      大麻石成椭圆形,横竖一丈多长的?#26412;丁?#23567;时候,她常与小伙伴在上面跳房子。现在她念高中了,不再玩跳房子的游戏,她要努力读书,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。

      每个星期天回家,她都会帮家里做点事。最适合她的,就是放羊。羊吃草时,她可以静静地看书。看书累了,就看看羊。 这些羊皮毛黑溜溜的,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耀着熠熠黑光,温顺又可爱。

      小时候,家里就养羊,一只,三只,五只……记忆里,最多没超过十只。那时,山坡上还种庄稼,羊没处跑,栓在树桩上,饿得瘦骨嶙峋,很难看。她嫌弃它们,更讨厌它们的黑。为什么自家养的羊不是白的?#20800;?#20026;什么电视里看到的羊都是白白的?白色的小山羊多可爱?#20581;?/p>

      后来,大些了她不讨厌它们的黑了,她懂得了这些黑山羊是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一代传一代,养殖了100多年的家畜,它们一代代都在为家乡人民的生存和致富作无私的贡献。现在更是不得了,黑山羊?#36824;?#23478;?#29616;?#20026;地理标识?#20998;鄭?#36523;价一下子提高了,犹如一夜蹿红的歌星。到冬季,人们?#35760;?#30528;买黑山羊肉吃,尤其城里那些卖烤全羊的店子,早早地就来村里订购,说黑山羊体型小,肉质纯,最适合烤着吃。其实,炖着吃,也很香的。不是么,每年冬?#20004;冢?#29240;爸都会宰一头羊,炖汤吃。爸爸说,喝碗山羊汤,暖和一个冬。是真的,每年冬季到来,她都不感觉到寒冷。

      大麻石的旁边是一棵腰身弯扭的大桐子树,桐果坠满枝桠,青涩涩的,像梨子,像?#36824;?#35201;是能吃就好了。秋阳慢慢地升高了,晒到身上暖融融的。偶尔一缕清凉的风拂过,送出清新的草香味,她闭上眼,惬意地享用一番。

      当羊儿“咩咩”地欢?#26032;?#36339;的时候,她知道它们是吃饱了。这时,她看书也看得有些疲惫,就把书放在大麻石上,站起来伸一个懒腰,那形象,?#36335;?#19968;朵山茶花突然绽放,清幽幽的山坡瞬间生动起来,一呼吸,就是扑鼻的花香。她把那对清澈乌亮的眸子轻柔地盯向山坡欢蹦乱跳的羊,那羊群,就像倒出的一瓶墨汁,在绿色的宣纸上笔走龙蛇,写出不同的象形文字,一忽儿像“田?#20445;?#19968;忽儿像“水?#20445;?#19968;忽儿像“羊”。想到像羊,自己忍不住笑了:羊不像羊,那像什么?#20800;?#38590;道像我?

      更多的时候,这些羊群组成的字,她是不认识的。但它们很快?#31361;嶙欢?#24418;,变回一个个她能认识的字。

      不知从什?#35789;?#20505;,她开始?#19981;?#31449;在大麻石上看羊群,?#19981;?#30475;羊群变换成不同形体的字。这是她放羊的乐趣,也是她个人的秘密。

     她习惯性地看一眼山坳里的屋顶,屋顶还没有炊烟冒出。难道,母亲去镇上拿药还没回来?一到秋季,母亲的哮喘?#31361;?#22797;发,就得服很长一段时间的药。父亲去年冬天在一家小工地打工,摔断了腿,?#20004;?#36824;不能下床行走。小老板玩失踪,让本来过得温馨幸福的一家人,一下子陷入了贫穷。开春,她决定放弃念书了。家里成了现在这种?#32431;觶?#23601;是考上大学,也无法读下去。好在,村里?#27426;?#20026;黑山羊养殖基地,还组建了专业合作社,她家又被县上纳入精准扶贫对象。在合作社和扶贫办的帮助下,她家便有了这八十只黑山羊,这就是她明年上大学的希望。

      她感觉有点饿了,包里带有炒花生。她一边吃着香喷喷的炒花生米,一边继续看羊群。她的眼睛在羊群里搜索着她的“黑牡丹”。“黑牡丹”是个孕妇,名字是她取的,因为她觉得她是羊群里最漂亮的一只母羊。自从她发现“黑牡丹?#34987;吃?#21518;,?#36816;?#29305;别的照顾。此时,她看见“黑牡丹”安详地站在一蓬马桑树旁,身边站立着健壮的头羊“八哥”。 “八哥”是“黑牡丹”的丈夫,名字也是她给它取的。她抓了一把花生米往“黑牡丹”走去,蹲下,轻轻抚摸一下“黑牡丹?#24811;?#40723;的肚子,说,乖乖,你就要生宝宝啦,姐姐给你花生米吃。她把羊嘴辦开,将几粒花生?#23388;?#36827;“黑牡丹”嘴里,它就嚼了起来,还嚼的很香的样子。她又接着喂。这时,她听到母?#33258;?#21898;她的名字,回头看,母亲同村长、还有一个胖乎乎的人,已经站到山坡上,母亲弯着腰,双掌撑着膝盖喘息,村长和那个胖乎乎的人在看羊群。

      看着这头,忘了那头。她的?#31181;富?#25918;在“黑牡丹”的嘴里,被“黑牡丹”咬了一下,痛得“哎哟”一声尖叫起来,惹得村长、胖子和母亲都大笑起来。她涨红着?#24120;?#20030;起手佯嗔道,哼,恩将仇报,我打死你。最终那只手高高扬起的?#21482;?#26159;没落在羊身上,慢慢放进自己嘴里,皱着眉吮着。

     “吃草长大的羊,很好,我每只给800元 ,下个月来取货。”她听到那个胖子说着话,声音很洪亮。

      80乘以800,等于64000。妈呀,这不发财了么?她差点大声喊出来。

      不行,“黑牡丹”和“八哥”要留下,不卖。她突然冒出的一句话,弄得村长、胖子和她母亲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
  • 上一篇:苦菜茶
  • 下一篇:夜莺的明信片

  • 香港六合彩蓝月亮心水论坛